在夜里,我听见雾哥在喊我:“唐姐,你来了。快坐。”


(一)


酒馆隔间里猛的蹿出来一个小萝卜头,是糖糖。“唐姐唐姐,我和你说”小萝卜头的眼睛亮亮的“我来的最早啦!提前两天就到啦!我看你们这些人,每个人都是卡点来的!哼!”

雾哥放下手中的碗筷:“毕竟每个人都离这里好远啊。”酒馆老板探出半个身子:“今年还是六双碗筷?”“对!”我们三个一起说到。

吱呀—酒馆的门又打开了,芋圆和仙草一前一后手牵手地走了进来。“哇!你俩真成了?”糖糖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了。芋圆笑到:“是。”仙草只是看着芋圆,不说话。

“要我说,在这大喜的日子,不如我们约定,每年都来这里小聚一番,如何?”雄浑的声音传来,是阿烧。“好耶!”糖糖拍手叫到。六只酒杯有力地碰撞在了一起,酒香四溢。


(二)


“唐姐,芋圆她要生了,我得照顾她。”仙草说。

“今年边塞战事吃紧,我回不来了。”阿烧说。

“唐姐,唐姐,大家托付给我的船遭了风暴,我怕是无颜来见大家。”雾哥说。

“妈蛋一群混蛋!亏我这么远都来了!一个个的都是借口!他们不来,咱俩喝!”糖糖说。


(三)


“小二,结账!”

“好嘞。”

“唐姑娘?唐姑娘?醒醒。酒酒馆打烊了。”

“唔。。。好。”

“今年连糖糖也没来,你明年还会来吗?”

“唔。。。会的吧。人总是要记住一些人的。”


在夜里,我又听见了门轴转动声,脚步声,酒杯碰撞声。抬起头,雾哥说:“唐姐,你醒了。”



故事纯属虚构 名字除“我”以外来自无糖芋圆烧仙草_(´ཀL`) ∠) 没有其他的意思

Published on 2021-08-14.

唐姑娘's avatar
唐姑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