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夜里,我听见嗡嗡的刺耳声音不停在我耳边盘旋。又是蚊子。夏夜的标配。


和招人厌的蚊子打斗了几轮仍没有结果,听不到声音了以为自己获胜了,未料到片刻后又听到这位熟悉的友人的问候。我放弃了和这位客人作斗争。静下心来,听到自己的呼吸逐渐舒缓均匀,右手轻抚胸口,可听见厚实而有力的心跳。开始疑惑自己心灵这么脆弱的人怎么心跳声还会有力?


一阵风过,树叶子沙沙沙响个不停,找不到节奏与规律。


窗帘的缝隙间,有光钻进来。想到以前摘过的肉麻的句子,“万物皆有裂缝,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”。我喜欢拉上窗帘睡觉,习惯了黑暗的环境。差点忘了从前的自己并不是这样绝对的睡眠喜暗。在城市,我很确信透过窗帘缝隙进来的光束是灯光,多数是街边的路灯,可以亮一整夜,是当代社会先进与发展的象征。从前,回不去的小时候,我会愿意拉开房间的窗帘,躺在床上,通过四四方方的小窗子看着夜空。月光和星光一起渗透进我的屋子,洒落一地白霜。难怪古人都在咏月,风花雪月之美确实值得一代代文人墨客惦念,永远歌颂。我似乎听到遥远星空传来的声音,似呼唤,似呓语,似呻吟,是微弱的月光,在抖动。星尘散落宇宙。


念及《项脊轩志》“借书满架,偃仰啸歌,冥然兀坐,万籁有声”句,颇有“桂影斑驳,风移影动,珊珊可爱”意境。


夜深,蚊兄台似乎没了动静,大概是累了入睡了。窗外的虫鸣声窸窸窣窣,逐渐加入唧唧喳喳的鸟叫声,清脆入耳。


晨光熹微,闭上眼,隐约听见日出的声音。


万籁有声,声声不止,生生不息。

Published on 2021-08-14.

荷华's avatar
荷华